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臥底

香 港 小 說 網
客 席 作 者

第一回

第二回

第三回

第四回

第五回

第六回

第七回

 

 

 

 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日勇接報西環某住宅單位內,藏有大量毒品,故他立即與下屬前往搜查,此時卻讓他遇上一眾飛虎隊員,結果犯罪集團的人因早已接獲消息,紛紛逃跑;沒料到單位內遺下一班從內地來港的退役軍人,兩隊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直衝入單位內,最終兩名退役軍人雖被眾警員的亂槍打死,但反黑隊員與飛虎隊員卻傷亡慘重;源藉此事向上級投訴勇不顧下屬安危,妄自決定衝入單位內,造成這個局面,而勇則反駁,當時已得到上級軒的命令才執行任務,只是沒有想過單位內除了毒品,還有人質及內地的退役軍人,故只是一場誤會而產生的意外;詩在留院期間,從裕口中得知此事,正當出院之際,卻讓她與被送院的人質遇上,並因此讓她知道,勇與源當時衝入單位內所發生事情的真相,詩藉詞說服軒相信是次只是一場意外;結果勇與源均不需要接受內部調查,眾人對詩的深思細密更感欣賞不已,可是經過是次的事情,勇與源亦因此而結下仇怨。

 

江雨軒:詩因勇的關係,需要繼續留院觀察;故他向上級申請將反黑組調過來海關,暫代詩的職務;當然第一天上班,例必又是被他訓示道。(高志勇,你需要暫代穎詩之職,但必忘記你仍然是帶罪之身,希望你在這段時間內,別再給予我麻煩事,否則…我一定會…)

高志勇:未待軒說罷,他已經搶著答道。(Yes,Sir!)

江雨軒:他對勇的處事作風,均一直抱有成見。(散會…)

楊家裕:(Yes,Sir!)

葉雅雯:(Yes,Sir!)

徐忠義:(Yes,Sir!)

程進謙:(Yes,Sir!)

楊家裕:他恭敬的跟勇握手說道(高Sir,多多指教。)

高志勇:他同樣跟裕握手笑說道(別這樣客氣,跟忠義一樣…叫我志勇可以了…)

楊家裕:當然在他心目中,他與詩也是值得尊敬的人。(勇哥…)

葉雅雯:(勇哥…你好…)

楊家裕:(前幾天還在罵人,現在又與人家那麼熟悉;真是可笑了…)

葉雅雯:(楊家裕,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?你是否在說我呢?)

楊家裕:(自己動動腦袋想想吧!)

葉雅雯:(豈有此理…Madam回來,你就知味道,我一定告訴Madam…在她住院期間,你怎樣欺負我。)

楊家裕:(好笑…我甚麼時候欺負過妳呢?)

程進謙:此時桌上的電話響起來(喂…是嗎?請等等…勇哥,你的電話…)

高志勇:他接過電話說道(謝謝…喂…甚麼話?我們立即來…)電話掛斷後,他立即說道。(剛才接獲來電,西環某住它內,懷疑有大量的軟性毒品。)

江雨軒:勇說話的時候,剛巧遇上他站在門外說道。(甚麼話?立即申請搜查令,入屋搜查。)

高志勇:(Yes,Sir!)

楊家裕:(Yes,Sir!)

葉雅雯:(Yes,Sir!)

徐忠義:(Yes,Sir!)

程進謙:(Yes,Sir!)

高志勇:眾人到達後,他立即吩咐道。(由於我們暫時還不知道,單位內共有多少人,大家小心。)此時竟讓他們看見飛虎隊的源,兩人碰面,他立即問道。(為甚麼會在這裡見到你們?)

莊子源:他不願回答的說道(難道我們飛虎隊處理事情,也需要請示你們反黑組嗎?)

楊家裕:他立即解釋道(莊Sir,勇哥不是這個意思;只是我們剛接到線報,這幢樓宇內的其中一個單位,懷疑藏有大量的軟性毒品,故前來看看;沒想到會因此與莊Sir…你遇上…)

莊子源:突然他喝罵道(夠了…不用再說,我沒有太多的時間聽你在說廢話,別阻礙我們的工作進度;讓開…)說罷他竟將裕推在一邊。

葉雅雯:她不服氣的說道(他像甚麼樣子?自以為意氣風發,簡直不知所謂。)

徐忠義:(勇哥,我們現在怎辦?)

高志勇:(本來我也不希望與他爭取功勞,可是此事早已上報江Sir;現在不能不跟進到底,進去再說吧!)

莊子源:他看見勇帶領著眾人進來,於是憤怒的追問道。(你們到底想怎樣?)

高志勇:(我絕對是根據上級的指示前來,如果你對我的行動有甚麼不滿,可以向江雨軒警司投訴。)

莊子源:(豈有此理,我一定會…)

 

勇與源兩隊人就在單位的四周埋伏,突然單位內有人出來,他們立即分別發施號令衝進去;此時才發現單位內藏有大量的重型槍械,而且對方還以人質來作擋箭牌,令眾人不敢輕舉妄動,眾人就像一個活生生的箭靶,互相向對方開槍;結果不幸的事情發生了,雖然單位內的兩名退役軍人中槍身亡,可是反黑組員卻六人重傷,飛虎隊員則四人重傷,人質幸保不失。

 

莊子源:他站在警局的大房內拍打桌子向軒質問道(我不知道你怎樣管教你的下屬,身為警務人員,竟然胡亂發號施令,妄顧人命;不但連累自己的下屬重傷,還連累我們飛虎隊的隊員;我希望江Sir…你能夠給予我一個合理的解釋。)

高志勇:他則反駁道(我並沒有妄顧人命,人質並沒有受傷;這只是一場沒有人能夠預計的意外,絕對不是莊Sir所說的妄顧人命。)

莊子源:未待勇說罷,他已經搶著反駁道。(我都不知道你怎樣當一個高級督察,胡亂接到線報就前往,現在不但阻礙我們的工作進度,還造成傷亡慘重的結果。)

高志勇:(難道你又有顧及下屬的安危嗎?)

莊子源:勇的說話觸怒了他(你胡說甚麼?)

高志勇:(如果你有顧及下屬的安危,就不會跟隨我們一起衝進去;倒不如說你自己想立大功好了。)

莊子源:(你胡說甚麼?豈有此理…)

江雨軒:源說罷竟想走上前向勇揮拳,此時卻被他喝罵道。(夠了…現在你們想做甚麼?是否想在警局內打鬥,我告訴你們,知法犯法…罪加一等…)他停了停再說道(子源,志勇已經向我請示才行動的,但是不知道會與你們遇上,更加…)

莊子源:他搶著說道(不用再說了,此事我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;江Sir…你看著,我一定會請示上級,要你們給予合理的解釋。)說罷他便大步離開警局。

江雨軒:他被源的態度與說話弄得憤怒不已(簡直豈有此理…目中無人…)

高志勇:(Sorry…Sir…)

江雨軒:他看見勇對自己道歉,怒氣才平息一點;亦明白此事根本不是勇的錯,只是源想藉此無理取鬧。(此事…你根本沒有做錯,只是那個莊子源…自以為事,目中無人罷了…待他有任何行動再算吧!家裕,我提醒你,此事絕對不能被穎詩知道;妳明白嗎?)

楊家裕:(Yes…Sir…)

 

兩天後…

 

高志勇:他進入軒的辦公室問道(江Sir…你找我嗎?)

江雨軒:他既嚴肅又沉默的說道(就是因為莊子源胡亂說話,現在情報科,發信過來我這裡,你與莊子源將會被接受內部調查;穎詩又在醫院,你又要被接受內部調查,我的頭腦真的要爆炸了。)

高志勇:他奇怪的反問道(我…究竟做錯甚麼?為甚麼要接受內部調查?)

江雨軒:(就是因為莊子源想將飛虎隊重傷的四個隊員的責任推卸在我們身上,沒料到事情弄大了,結果造成情報科假定你與莊子源故意讓下屬受傷,便同時需要你們兩人一起接受內部調查;這個莊子源不但歪曲事情的真相,還藉口向我們作出指責。)

葉雅雯:軒千叮萬囑有關是次傷亡的事情別讓睡在病床的詩知道,可是礙於她的率直,前往醫院探望詩的時候,全被詩揭發出來;第二天早上她再次前往探望詩的時候,發現詩不見了;於是害怕得走回來向軒說明一切。(江Sir…大件事了…)

江雨軒:他正與勇談及接受內部調查一事,忽然被雯的叫聲嚇一跳,於是追問道。(雅雯,妳知道在警局內絕對不能胡亂叫喊的;究竟有甚麼事情發生?)

葉雅雯:(SorrySir…我今早前往探Madam的時候,發現她不在醫院。)

江雨軒:(這有甚麼出奇,可能醫生說穎詩可以出院;或許她已經自行出院。)

葉雅雯:她在恐慌的情況下坦言道(但是…我擔心Madam因為我昨晚跟她說的事情,而…)

江雨軒:未待雯說罷,他已經追問道。(雅雯…妳老實說,究竟跟穎詩說過甚麼?)

葉雅雯:(其實也沒有甚麼,我只是跟她提及勇哥與莊Sir…今次發生的事情…)

江雨軒:他聽罷雯的說話,更加憤怒得很。(怎會這樣?我不是千叮萬囑你們絕對不能在穎詩面前提起此事;我真是被妳氣死了,你們究竟有沒有將我的說話放在心上呢?)

葉雅雯:面對軒的煩惱,她還慒然的說道。(其實讓Madam知道,也說不上是一件壞事;或者她能夠想到辦法解決呢?)

江雨軒:沒想到雯的說話,更加激怒了他。(妳說甚麼?以穎詩現在的身體狀況,如果她真的四周找證據,萬一出了甚麼意外;我問妳…應該由誰人負責?)

高志勇:(江Sir…)

徐忠義:此時的他拍門進來說道(江Sir…勇哥,人質已經順利送到醫院,現正接受檢查。)他看著眾人的眼光,感到有點問題,於是追問道。(發生…甚麼事情?)

江雨軒:(雅雯說…穎詩不在醫院…)

徐忠義:他驚訝的說道(不是嗎?剛才我送人質到醫院的時候,才跟Madam閒言幾句;她還跟我說,醫生告訴她再過兩天,檢查順利的話便可以出院。)

江雨軒:眾人均被義的說話嚇呆道(甚麼話?)

葉雅雯:眾人均被義的說話嚇呆道(甚麼話?)

高志勇:眾人均被義的說話嚇呆道(甚麼話?)

江雨軒:眾人的目光再一次回到雯的身上,他隨即警告道。(雅雯,我告訴妳,絕對不能再跟穎詩提起此事;知道嗎?)

葉雅雯:(YesSir…)

江雨軒:(你們先行出去…)

高志勇:(YesSir…)

徐忠義:(YesSir…)

葉雅雯:(YesSir…)

高志勇:離開軒的辦公室,他奇怪的問道。(為甚麼江Sir對穎詩特別緊張呢?難道他對…)

徐忠義:此時他立即坦言道(勇哥,你千萬別胡言亂語,被江Sir聽到就麻煩了;其實江Sir之所以如此關心Madam,是因為Madam的父親曾經替警隊立下不少大功,被警隊稱為一流的神槍手,而且與江Sir的父親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;其後江Sir的父親因病逝世,就由江Sir接替其父親的遺志,他對何父尊敬有加,可惜因為一次拘捕疑犯的時候,因犯人拒捕,還向江Sir襲擊,何父就是因為救他心切,替他擋了六刀當場死亡;江Sir與Madam因此事傷心不已,從此事後江Sir便向上級申請,將Madam調過來海關,想不到一年後Madam憑其出眾的表現,榮升為高級督察,其後還替江Sir破了不少大案件;勇哥,你現在明白江Sir對Madam並不是有私心,只是因為一份歉疚。)

高志勇:(原來是這樣,怪不得他們倆人的關係,好像撲朔迷離似的;想不到在他們的背後,竟然有一段這樣刻骨銘心的事情發生過。)

葉雅雯:(都是我不好,被Madam試探幾句,就將整件事情說了出來;回想起來,剛才被江Sir責罵都是應該的。)

徐忠義:(幸好妳都知道自己做錯,總算知錯能改。)

葉雅雯:(甚麼知錯能改,我又不是犯下甚麼彌天大禍,他也弄不著對我如此大罵。)

徐忠義:(勇哥,你是否要接受內部調查?)

高志勇:他無可奈何的點頭答道(對的…剛才江Sir已經跟我提及此事,想不到莊子源會有此一著。)

徐忠義:(但是他這樣做,對自己也沒有好處的。)

葉雅雯:(對自己沒有好處之餘,還可以將責任推在別人身上啊!)

高志勇:他微笑道(雅雯很聰明…)

徐忠義:他卻嘲諷道(雅雯…我真的不知道妳在甚麼時候變得如此聰明?)

葉雅雯:(豈有此理,看來你與家裕都只是一般見識的;我告訴你,就是因為你離開了海關,我才會變得聰明。)

徐忠義:(如果我是Madam,就不會留著一個這麼愚蠢的人在身邊,Madam真是偉大了。)

葉雅雯:(徐忠義,我嚴重警告你,別再這樣說我;你越來越像楊家裕…)

徐忠義:(勇哥,準備怎樣打算?)

高志勇:他鬆鬆兩肩的說道(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警隊工作,如果在非必要的情況下要我離開;我也沒有辦法,一切聽天尤命吧!)

葉雅雯:忽然她見議道(其實勇哥,你…有沒有想過,叫Madam替你想想辦法呢?)

高志勇:他對雯的說話感到莫名其妙(甚麼?既成事實的,她還有辦法嗎?)

葉雅雯:(以Madam的冷靜頭腦,只要她願意替你分析,一定有辦法的。)

高志勇:可是他推卻道(不好打憂她,江Sir說得對,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,絕對不適宜參予今次的事件,萬一她出了甚麼意外;我們真的不能擔當,難道妳不害怕江Sir的責罵嗎?)

葉雅雯:(不害怕就是欺騙你們的,你們看江Sir剛才的樣子,真的好像想把我吃掉似的。)

徐忠義:(當然…妳都應該知道,Madam在江Sir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?她一句說話,江Sir就立即放棄對勇哥作出紀律處分。)

葉雅雯:突然她羨慕的說道(勇哥,你與忠義就好了…有Madam保住你們;我就慘,無緣無故…被他責罵一頓。)

 

一日勇接報西環某住宅單位內,藏有大量毒品,故他立即與下屬前往搜查,此時卻讓他遇上一眾飛虎隊員,結果犯罪集團的人因早已接獲消息,紛紛逃跑;沒料到單位內遺下一班從內地來港的退役軍人,兩隊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直衝入單位內,最終兩名退役軍人雖被眾警員的亂槍打死,但反黑隊員與飛虎隊員卻傷亡慘重;源藉此事向上級投訴勇不顧下屬安危,妄自決定衝入單位內,造成這個局面,而勇則反駁,當時已得到上級軒的命令才執行任務,只是沒有想過單位內除了毒品,還有人質及內地的退役軍人,故只是一場誤會而產生的意外;詩在留院期間,從裕口中得知此事,正當出院之際,卻讓她與被送院的人質遇上,並因此讓她知道,勇與源當時衝入單位內所發生事情的真相,詩藉詞說服軒相信是次只是一場意外;結果勇與源均不需要接受內部調查,眾人對詩的深思細密更感欣賞不已,可是經過是次的事情,勇與源亦因此而結下仇怨。

 

江雨軒:一星期後,勇與源在他的辦公室內等待情報科人員時,他便向源笑問道。(莊Sir,你現在的心情是否很高興呢?)

莊子源:(江Sir…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?)

江雨軒:(沒有任何意思,只是想知道莊Sir…今次的目的,不知有沒有達成你的心願呢?)

莊子源:他感到莫名其妙的反問道(江Sir,難道你認為我現在好好過嗎?)

江雨軒:(我不知道…只知道我們的人被你害得慘了。)

莊子源:(我與高Sir同樣需要接受情報科的內部調查,你知道我多麼的心煩。)

江雨軒:他還落井下石說道(心煩…此事就是你一手弄出來的;難道還會感到心煩嗎?)

莊子源:(江Sir…到了這個時候,我不想再跟你作任何爭論。)

江雨軒:(你早應該就要有這種想法,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,就是因為你自以為事的性格,將志勇牽連在內。)

莊子源:(難道高Sir想把今次發生的事情,推得一乾二淨嗎?)

高志勇:他理直氣壯的說道(我當然不會這樣想,只是我認為事情不需要像莊Sir般弄得如此大。)

莊子源:(即是你們現在怪責我…將此事向上級呈報是嗎?)

江雨軒:(我想莊Sir不只上報如此簡單,還從中加插很多的說話,若不是就不會弄成今天的樣子。)

莊子源:他被軒與勇兩面夾攻,感到不是味兒。(我…)

楊家裕:此時的他拍門進來說道(江Sir,情報科的曾警司來了;請你出去與他見面。)

江雨軒:他看著勇與源說道(你們兩人跟我出來…)

高志勇:(YesSir…)

莊子源:(YesSir…)

江雨軒:他邊與曾握手邊說道(曾警司,很久沒有與你見面了…)

曾警司:他也禮貌地回應道(江Sir,很久沒見面了。)接著環顧四周問道(穎詩還未出院嗎?)

江雨軒:他微笑答道(還未出院…)

曾警司:(情況怎樣?)

江雨軒:(已經好轉很多,多謝曾警司的關心。)

曾警司:接著他坦言道(江Sir,今天到來真感抱歉,我需要請高督察及莊督察回我們裡,接受內部調查。)

江雨軒:(我明白…)他目送著勇與源跟曾離去,心中感到無限的失落;他慨歎自己連保住兩個下屬的能力也沒有,不知如何向詩交待才好。

曾警司:正當他領著勇與源離開警局的時候,眼前看見詩站著,他高興的微笑說道。(穎詩,妳怎會回來呢?)

何穎詩:她看見曾立即展露微笑(曾警司,希望你能夠給予我一些時間;待我替高Sir及莊Sir交待今次的事件好嗎?)

曾警司:整個警隊都知道詩父親的事蹟,故任何人都會給予一些面子詩;但是次令他感到有點為難。(但是…情報科已經開了File,所以…)

何穎詩:(曾警司,如果我能夠將今次的事情交待得清楚,也可以省卻你們情報科的寶貴時間。)

曾警司:(但是…我還要向受傷的同袍交待。)

何穎詩:她為保勇與源,不惜哀求道。(曾警司,希望你能夠念在與我父親的情份,我求你…給予我一些時間好嗎?)接著高舉手中準備好的文件說道(Report…我已經準備好,如果你聽罷我的解釋,認為還要堅持帶高Sir及莊Sir回去,我亦無話可說。)

曾警司:他徘徊了一會兒微笑說道(看來妳的性格跟妳的父親一樣,如果我不給予妳時間,相信妳一定不會這麼容易讓我離開的;好吧…我就給妳一個小時,如果妳能夠代他們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,我就考慮徹鎖對他們兩人的內部調查。)

何穎詩:她開懷說道(多謝…曾警司…)

 

詩憶述在醫院時,曾與被困人質的對話…

 

江雨軒:他擔心的追問道(穎詩,妳的精神可以支持嗎?)詩點頭(如果不能,就要說出來;知道嗎?)詩再次微笑點頭。

何穎詩:(其實我要向曾警司交待的事情,是關於高志勇督察與莊子源督察,在西環某住宅單位內發生的一切;我現在開始,前兩天我在醫院曾經探望被困於上述單位內的人質;初時她對我都很抗拒,但最後都願意與我合作,所以Report上有她簽名作實的真相。)

甘小姐:她留院期間,看見詩前來探望自己,便詢問道。(妳是誰?我好像不認識妳?)

何穎詩:她親切的微笑答道(我是海關高級督察何穎詩,妳好…)

甘小姐:聽到是警員,她立即表現得抗拒起來。(妳來探我幹甚麼?走…走…)

何穎詩:(甘小姐,妳冷靜點,我對妳是沒有惡意,如果有…連日來我來探望妳的時候,早已經傷害了妳,不用等到今天;是嗎?)她看見甘的情緒平復下來後便說道(其實我也不想前來勾起妳不愉快的經歷,可是…妳知道嗎?拯救妳的兩位警員,現在面臨被停職調查。)

甘小姐:她聽到詩的說話,顯得很緊張的追問道。(為甚麼?)

何穎詩:(就是他們兩隊人都因為衝入現場,而變成傷亡慘重;情報科還則疑他們妄顧下屬的安危,故意弄成這樣子。)

甘小姐:(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,為甚麼他們會被冤枉呢?)

何穎詩:(甘小姐,雖然他們與你互不相識,但是…面對他們沒有做錯,而要被接受停職調查,我實在於心不忍;所以我很希望,求妳幫他們;將當時妳所看見或聽到的一切告訴我,讓他們得以清白…好嗎?)

甘小姐:她憶述被囚禁的日子(他們…他們…是禽獸,無緣無故走入我的單位,因為我丈夫反抗,他們就把我丈夫活活的打死,然後…然後…向我施暴,不停的向我施暴,他們完全沒有人性的,我想死…他們又不讓我死,將在綁在床上,封著我雙眼及口,只有吃東西的時候,才脫去我口上的膠紙;幾日後…我聽到一個人前來找他們,才…知道他們是內地的退役軍人,來香港是為了替那個前來的男人,看管一批大量的毒品及槍械,故他們一直霸佔我的家,發悶的時候…就將我施暴;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天,突然有一日有兩批警員衝進來,他們就立即將我推出來作擋箭牌。)

何穎詩:(甘小姐,妳的意思是說,兩批警員衝進單位後才知道…妳是人質是嗎?)

甘小姐:她點頭答道(對的…他們不顧我的生死,以我作擋箭牌,幸好當時兩批警員均沒有開槍,否則我早已經死了;當時我感覺到有一個人衝上來,把我從那兩個男人手上拉走,還隱約聽到其他人叫著…勇哥小心,別走過去…很危險的,相信就是這個叫勇哥的警員,將我從那兩個禽獸不如的男人手中拯救過來。)

何穎詩:(那麼期後還發生甚麼事情呢?)

甘小姐:(期後有一拉女警將我眼上的膠紙脫去,我清楚看見兩批警員跟那兩個男人在火併;但是地上已經有六至七個警員受傷,還不停的流著血,相信是當時那兩個男人以我作人質時被打傷的;最後那兩個男人被兩批警員的亂槍打死…他們根本不值得可憐,相反受傷的警員令我感到很內疚;如果我早點死,就不會令他們受傷,都是自己連累了他們…)

何穎詩:(甘小姐,妳還記得甚麼?)

甘小姐:(我還記得…當時那個叫勇哥的人,不停的說著快點Call白車,一定要將受傷的警員盡快送往醫院搶救;相反人稱莊Sir的人,不但沒有理會同袍的生與死,只是在不停責罵那個勇哥,完全沒有想過當時…人命比起責罵更加重要。)

何穎詩:她將甘所說的一切,以紙筆記錄下來。(甘小姐,很感激妳願意幫助兩位督察,希望他們能夠得到公平的對待。)

甘小姐:(何小姐,我也希望妳真的能夠幫到他們。)

何穎詩:(甘小姐,我希望妳能夠在這裡簽名作實妳剛才所說的一切。)

甘小姐:(當然沒有問題…)簽名後她同樣請求道(何小姐,妳可否答應我,一定要幫他們;別讓他們含冤,可以嗎?)

何穎詩:她肯定的答道(好…甘小姐,妳放心…我答應妳,一定會幫他們的。)

 

詩的憶述完畢後,眾人對詩的冷靜及處事手法,均感木定口呆…

 

何穎詩:她將報告交予曾面前並說道(曾警司,多謝你給我一個小時的時間,現在我只是用了45分鐘;餘下來的15分鐘,我希望你能夠仔細看看我做出來的Report,再行作出決定,好嗎?)

曾警司:他接過詩做的報告,謹慎的看了再看;終於他站起來向軒讚賞道。(哈哈…江Sir,我真是十分佩服你,能夠有穎詩這樣的下屬;穎詩…妳做的Report相當好,完全沒有漏洞,如果…這樣我都不接受,可能妳會反過來投訴我啊!)

何穎詩:眾人對曾的說話喜出望外(曾警司,你的意思…是高Sir與莊Sir都不需要接受內部調查…是嗎?)

江雨軒:眾人對曾的說話喜出望外(曾警司…怎樣?)

徐忠義:眾人對曾的說話喜出望外(曾警司…)

楊家裕:眾人對曾的說話喜出望外(曾警司…)

曾警司:他坦言說道(這份Report…我會先交予上級,待請示後才決定他們是否需要接受內部調查;但是…這份Report做得如此完美,相信…我們情報科也沒有時間請高督察及莊督察回去了。)

何穎詩:曾的說話終令她開懷道(多謝曾警司…)

曾警司:(穎詩,今次算我私下賣給妳人情;稍後妳要請我吃頓豐富的晚飯。)

何穎詩:(這個沒有問題,最重要是曾警司賞面。)

曾警司:(好了…我先行回去,看來今天的收穫也不錯。)

何穎詩:她高興的叫道(Good bye Sir…)

江雨軒:曾離開後,他立即吩咐道。(眾人繼續堅守自己的崗位;穎詩…志勇…子源…跟我進來。)眾人隨軒進入其辦公室後,他立即讚賞道。(穎詩…妳今次做得很好,可是…妳甚麼時候出院?為甚麼沒有在事前告知我呢?)

何穎詩:(江Sir,我是因為知道警局裡有麻煩,剛巧又在醫院與當時的人質碰上,所以才私下離院,沒有在事前知會你;很對不起…)

江雨軒:(穎詩…我希望妳知道,身為警務人員,紀律是絕對重要;但…)他微笑道(今次正因為妳的出現,我們才能渡過這個難關,算是將功贖罪了;坐下來吧!)

何穎詩:她毫不客氣便坐下來(YesSir…)

江雨軒:(看妳…大個女,還像在父親懷抱中似的。)

何穎詩:她微笑說道(當然不是,往昔爸爸都常常跟我說,無論我幾多歲,在他與媽媽心目中永遠都是最可愛的。)

江雨軒:接下來當然就是一連串的教訓道(你們兩個今次實在太過份,不但自己人打自己人,出事後還自己人投訴自己人,就是想將責任推卸,結果就弄成這樣子;子源,我希望你別忘記自己的身份,往後處事別再像小孩般,只顧著與別人爭取一日之長短是最沒有用的,還有…志勇,雖然今次的行動,你已經得到我的批准,但是…你一向處事也是有點衝動,在最決定性的一刻,往往均沒有仔細想清楚,故此你們兩人回去均需要作出檢討,並需要在未來日子裡好好作出改善;知道嗎?)

高志勇:他與源齊聲答道(YesSir…)

莊子源:他與勇方聲答道(YesSir…)

江雨軒:(穎詩,妳辛苦了…先回去好好休息。)

何穎詩:她微笑道(Thank you Sir!)突然她嘲笑道(江Sir,如果你再對我特別照顧;高Sir與莊Sir都會妒忌的。)

江雨軒:他莫名其妙的追問道(甚麼話?他們兩人會妒忌妳?)

高志勇:他們兩人急不及待的說道(NoSir…)

莊子源:他們兩人急不及待的說道(NoSir…)

何穎詩:她站起來說道(我只是說說罷了,你們又何需要如此驚訝呢?難道在我口中說出來的每一句說話都是如此重要嗎?)

江雨軒:他搭著詩的雙肩坦言道(穎詩,的而且確…在我心目中妳的每一句說話都是絕對重要的;因為妳的一句說話,我放棄對志勇的紀律處分,亦因為妳的一句說話,在曾警司面前替我挽回不少面子,最後因為妳的出現,本來我要對志勇及子源作出處分,但是…既然妳已經令曾警司空手而回,我也不該再處罰他們兩人;穎詩,妳必需要知道,除了妳父親以外,妳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;妳…明白嗎?)接著他笑問道(志勇,子源…如果你們聽過我們江家與何家之事情後,相信你們也不會對我與穎詩出現誤會這兩個字;你們隨意一位替我送穎詩回去。)

何穎詩:她恭敬的說道(我會緊記江Sir今日的每一句說話及所說的每一個字,Good bye Sir…)

高志勇:(Good bye Sir…)

莊子源:(Good bye Sir…)

高志勇:他追上前的說道(穎詩,多謝妳…)

莊子源:他卻奇怪的問道(為甚麼妳要幫我?)

何穎詩:她微笑的說道(我不是希望你們欠我任何人情,我只知道…如果是出自真心為警隊服務的人,也要無辜被接受內部調查,這種感受會很難受;既然巧合地讓我遇上當日的人質,她也願意將真相說出來,只是我是否願意前來向曾警司說出剛才的一切;如果能夠讓無辜的人得到公平的對待,我相信自己並沒有做錯。)接著她更笑說道(別忘記,以我的薪酬根本就不足夠請曾警司吃頓豐富的晚飯,到時你們一定要慷慨幫忙;我走了…)

高志勇:突然他問道(穎詩,待我送妳回去;否則我又不知怎樣向江Sir交待好了。)

何穎詩:她微笑點頭道(好啊…總算有順風車坐了;莊Sir…再見…)

莊子源:詩的一席話,讓他記在心上。(一定有機會再見,好好休息。)

高志勇:他在車上看見疲憊不堪的詩,於是邊開車邊問道。(穎詩,妳是否很疲倦?)詩微笑搖頭(但是妳的面色很差,倒不如我把妳送回醫院好嗎?)詩搖頭,可是一會兒她卻昏迷不醒;他驚訝的叫道。(穎詩…穎詩…妳怎樣?)說罷他立即開車把詩送回醫院。